第951章 來自燕回的表白

商女為妃:世子大腿缺掛件嗎 951 作者歪寶 全文字數 2206字

吳衣進入商裕的屋內,見商裕正在窗邊,卻不知在想什么,因為燕回藥的緣故,商裕的耳力恢復不少。 商裕朝吳衣的方向看了看道,“你來了。” “剛剛在院子里面遇見了燕回。”吳衣毫不客氣。 商裕嘆息,“你何必和她過不去。” 吳衣搖頭,“你不要小看了那個女子,她對你的心思已經很重了,若是你不及時阻止,只怕日后會成為你的困擾,而且她對你的愛意,已經變成了對嬌娥的恨意,這不是你想看見的吧。” 商裕如何不知,但燕回畢竟是他的救命恩人,這一段時間也都是燕回照顧他的,他解釋許多次,可燕回卻仍舊不死心。 吳衣道,“當然,你若是愿意也大可把那女子留下,立為宮妃,相信嬌娥也不會有什么意見。” “吳衣。”商裕有些無奈,“我們不說此事,你來找我應當不是為了這種事吧。” 吳衣知道商裕對燕回并無此意,甚至對于一個帝王來說,女子本來就是他們的附屬品,就算商裕真的把燕回收入后宮,這也是理所當然沒有什么問題的事情,就像他所說,他相信程嬌娥知道這件事也不會有任何質疑的。 但吳衣卻是總覺得心中難安,“我是為了西江那場婚事來找你的。” 商裕擰眉,但卻十分專注,“若我還在那個位置,我必然會親自前去,但若是千章在,我不愿他前去冒險。” “你是一國之主親自冒險本就不對,尹千章既然有心,讓他前去也無妨,你不要忘記,你尋的這位丞相大人可是文武兼備。” 商裕沉默片刻,“西江此時舉辦婚事實在是有些古怪,為何非要在婚事上簽署盟書,難道月傾華真的沒有別的目的。” 這正是吳衣的疑惑,除此之外,他也在尹千章身上感到了一絲違和感,他覺得尹千章似乎極為想要前去西江,但他的做法也的確沒什么不妥,吳衣也挑不出任何毛病,一個愿意為主奉獻的臣子,本該是令人感動的事情。 “所以,我來此是準備邀請你一同前去,但這件事不能告訴尹千章。” “這是為何?” “我覺得你的這位丞相大人有事情隱瞞你,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事,但必然和這次西江的事情有關聯,所以你應下尹千章前去西江的事情,然后你我暗中前去。” “這……那便依你所言。”商裕雖有猶豫,但眼下的確也沒有什么比這更重要的事情了,西江本就是天奕最大的威脅,若是能夠解決此事,才是最為重要的。 見商裕應下,吳衣才點點頭,兩人說了一些朝堂上的事,吳衣便離開了,商裕則是一人留在屋內,卻又聽得敲門聲,正是燕回。 商裕對燕回很無奈,又不能真的狠心,救命之恩難以為報,現在的商裕也的確沒有什么能力,他得知水其有意回勻星島自然是支持的,而水其也是三人中唯一知道自己秘密的。 “燕回姑娘。” 商裕有禮貌的開口,這次燕回卻非常生氣,“尚玉,我對你如何你一點也感受不到么,難道非要讓我明說出口,尚玉我喜歡你,我不介意你有妻子,只要能夠跟在你的身邊就足夠了。”
“燕回。”水其匆匆而來,見燕回滿眼淚水,說實話水其從未見燕回如此,也當知燕回對商裕是真的用了真心,否則也不會如此真情實感。 扯著燕回,可燕回卻不甘心,“尚玉,你究竟為什么對我如此抵觸,難道是你的那位妻子讓你無法接納我么,可我聽說了,你們中原男人三妻四妾本是正常,為何你就不能接納我,甚至還讓我遭人冷眼。” 這冷眼自然指的是吳衣,商裕也知吳衣對程嬌娥的維護程度,自然是不會給燕回好臉色的,一時之間又是無奈。 燕回本就不是中原守禮的女子,說出這些話倒也不意外,這些日子想必是憋得久了,此時的她滿臉通紅,淚水卻在眼眶中打轉。 “燕回,跟我回去吧。”水其開口勸慰卻不得其法,他如何不知燕回從未對自己有過那種心思,此時更是全心全意的喜歡商裕,這也是燕回第一次這么喜歡一個人,想來心里落差是可想而知的。 “抱歉阿玉。”水其和商裕道歉,商裕因為眼盲的緣故,尚且不知燕回的樣子,只是微微皺眉,然后起身朝燕回這邊走了兩步,“大哥說笑了,燕回姑娘,我對你沒有那份情誼,這一點和任何人都無關,我也不希望我耽誤你,現在的我根本沒有任何能力。” “我不在乎的,若是你愿意我們可以再回勻星島。” “那里不屬于我。”雖然商裕看不見,可燕回和水其兩人都覺得商裕透過那紗布,看到了更遠的東西,他此時負手而立更顯得和燕回等人格格不入,燕回愣在原地,商裕繼續道,“燕回姑娘,你是我的恩人,日后我必然會回報你,但我相信你也不希望是這種沒有感情的回報,這樣對你不公平。” 燕回卻仍舊不死心,“尚玉,我不管你對我是什么心思,但是我不需要你為我來衡量公平與不公平,若是你的妻子真的愛你,她為什么不在你身邊,你現在已經回到中原了,這里也不是海上的孤島,連她的義兄都來看你了,她為什么還不來。” 商裕根本不知程嬌娥此時在什么地方,當下也是心中一痛,他相信程嬌娥是不知曉自己的情況的,和尹千章的對話也印證了這一點,程嬌娥根本不知道自己被程胥折磨的事情,相信程嬌娥也難以想象程胥居然會做出這種事情。 商裕也不準備把這一切告訴程嬌娥,他擔心會讓程嬌娥感到愧疚。 “她自然是沒有辦法前來的。” “尚玉,我真的看不出你都這樣了還要為她辯解,她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你至此,還是說她的身份很尊貴你難以抗拒。” 燕回來到了中原,才發覺了中原上的官家勢力有多么可怕,所以不免多想。
隱藏
云南时时是统一的吗